性感茯苓在线自闭

LOFTER认证沙雕文手

【暴卡】假如他并不是那么无所不能

*如果主子不能再为宿主医治一切病症——

*短小的沙雕段子体

*ooc

*文笔奇妙




1.


有些奇怪。


生物钟准时定在6:30,起的比谁都早的勤奋科学家Carlton今天竟然睡到了9:20。


在Carlton体内沉睡的Riot是被身旁的燥热给赶起来的。


【我应该说过,我不喜欢这么热的地方。】Riot在宿主体外塑型,碎碎念着,但是并没有将Carlton吵醒。


Riot只听见Carlton因高烧加重的呼吸声。



2.


【嘁,人类的身体真是弱爆了。】Riot不以为然地将Carlton包裹住——


一分钟过去了——


【这家伙怎么还是这么烫!?!!!!】


是的,Riot发现自己无法治愈总裁先生的高烧症状。


这可真是太丢寄生体了。



3.


估摸着十二点左右,Carlton已经开始喃喃自语地说胡话了。


“恩……我……我们……即将会……造福人类……”


【造福个屁……。】Riot正如同查字典般查取Carlton的记忆,来试图读明白瓶瓶罐罐上的字。


【算了,随便吃……不行,要是毒死了我怎么办……啧……fuck!!!!!】Riot失去了耐心,或者说,他根本没有那种东西。



4.


于是他随手在街上抓了只小白鼠——


【你敢叫我就把你的头咬下来!!吃了它们!!】


那名旅行者看着桌上的瓶瓶罐罐,又看看Riot——


他更情愿Riot直接了当一点把自己头咬下来。



5.


旅行者颤抖的吃下最后一粒药——无事发生。


Riot很满意,刚准备将药一一喂给Carlton时,发现桌上还有一条包装鲜艳的丸子以及一杯冒着气泡的液体。


那是曼X思和可乐。


【还有这个!!】“可……这不是药……”【吃!!!】



6.


当场暴毙——


【狡猾的人类!!我就知道有毒!!!】



7.


不管怎么说,Carlton最后还是好了起来。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毒埃/暴卡】养伤就好好养

*两只外星主子的较劲

*ooc

*文笔奇妙

*感谢支持!!!!!!

1.

“再见,Eddie。”

话必,外星寄生体的身影消逝在爆炸之中。

Eddie落入水中,刺骨的温度强迫Eddie保持清醒,并接受事实。

他浮上水面,胡乱抹了把脸,也不知是眼泪还是海水——

2.

【嘿!!我回来咯!】被寄生的小老鼠在Eddie脚边窜来窜去。

Eddie假做暂时性失明,只顾着用那只还未骨折的手将鸡块丢入烤箱。随后又转身拉出凳子坐下——

【我要吃!!我饿了!!!快抱我起来!!我可是伤患!!】

Eddie又选择性失聪,他坐了会,也不管那挣扎着想爬上桌子的Venom,起身去取鸡块。

Venom急了,险些撞翻烤盘的同时回到了Eddie身体里。

这次Venom干脆开地图炮——

【你们人真是奇怪的生物!我只是说了声再见!!你们不是管这个叫做礼貌吗!!】

“礼貌,奇怪!!?你知不知道我当时……啧算了你不会懂的。”老子分手都没有当时那么难受。

【告诉我!!】

“我不。”

3.

受了伤的Venom目前只能在Eddie掌心凝聚一个小小的球,小黑球上只有一张嘴巴。

这不影响吃东西和亲亲。

只是Eddie全然不知旁人看他每天和自己的掌心亲吻的那种视觉冲击感。

4.

说个好消息吧,Venom没死。

说个坏消息吧,不只Venom没死。

5.

【难道我就要一直在这里躲躲藏藏的吗!!?】Riot在Carlton体内大声嚷嚷,他的情况比Venom遭太多了,他甚至无法实体出现在Carlton面前。

“是我们。”Carlton认真纠正,虽说他也不甘,但是中度烧伤实在没办法让他做出什么实际性的活动来。

随着火箭的爆裂,生命基金会的各种丑闻都被抖了出来。Eddie的照片成了最好的证据。

6.

【人类!!我不要吃土豆泥!!我要吃肉!!!再给我喂土豆泥我就把你的心脏吃掉!!!】Riot刚恢复了点,就开始暴躁地抗议。

“我想,您应该知道我的名字,况且,”Carlton不动声色,依旧是那副冷淡的面孔,“我的心早就是您的了。”

【……】

“还有……”

【熬土豆泥就好好熬!!我难道会吃不下人类的食物吗?!】“是我们。”

7.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命运让Riot和Carlton再次在大街上遇到了Eddie和他的共生体。

猫咪大小的Venom被包的厚厚实实地抱在怀里。

【你可真像一只宠物狗,你不会感到羞耻吗?】Riot先看到了远处的他们,嗤笑到。他动了些手脚,让Carlton和自己浑身燥热。在寒冬之中Carlton也只是穿了一套薄薄的西装。

Venom轻哼一声,往Eddie胸前靠了靠。

【还缠在别人手上呢???关系还没确定下来吗?不行啊首领大人——不会是性冷淡吧?】

【你再说一遍试试!!!!!】Riot气急,咆哮出声。

“?!您做什么???!”Carlton被吓了一跳,这才注意到了Eddie,“啧……。”

8.

“……”【……】

客厅中只有Venom啃炸薯球和Carlton喝茶的声音。

至于为什么会突然请这两位来家中做客,Eddie觉得是自己脑抽。

9.

Venom控制了Eddie的左半边身子,让Eddie待会好用右半边身子劝架。

Riot控制了Carlton的右半边身子,让Carlton好用左手端茶杯。

10.

然后吵起来了。知道了Eddie住址后,这种情况对于两位宿主来说已经是喜闻乐见了。





靠!!!!我又把自己的稿子删掉了!!!!!!!!


呜呜毒埃台好吃了😭😭😭😭😭😭


【all佣】对于这只奶狼啊,大家可是操碎了心(31)

*又名《寄生奇妙历险记》

*ooc

*文笔奇妙

*寄生是哥哥,叫名(奈布);感染是弟弟,叫姓(萨贝达)

*感谢支持!!!!!!


点我看前文后续


一切,依旧都是这么平淡,众人依旧陷入在游戏的轮回中无法逃脱,但却有人可悲的已然习惯了这场分不清楚胜负的败局。



一切都和往常一样,空气中除了血腥,就是湖景村海风的腥咸——也许不完全是……还充满了狼毛。



正处于大好年纪,心上人还没追到手就已经面临即将要秃的萨贝达正一脸茫然,眼中是失落,是无措,也充满了对当时忌不住口吃糖的自己的cnm。



狼生没意义,狼毛编绳上吊吧。



----



“多吃点蔬菜吧……别人形时候也是秃的……谁叫你忌不住口。”奈布端着半盘蔬菜望着颓在角落不肯出门的萨贝达,半是责怪半是心疼。拍拍那红色的狼头以示安慰,却不小心又薅下几根。



“等我秃了……请把我的毛……收集……起来……交给瓦尔莱塔……让……让她给我织件毛衣……谢谢……”“???????你在说什么胡话???”


----


是这样的,自从开始掉毛,萨贝达都少有上场;就算是被勒令上场了吧,他也如同晚年夕阳红散步般生怕一阵风来——


好的话题就此打住——!!我们要知道的是萨贝达怎么掉毛的掉了多少毛吗?不。


经过中医药的调理,掉毛的情况终是好转了许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掉毛了!!!”“嘿在那拉锯呢??!没用的看我!!嘿!!又没锯着!!难受吧!”“又放娃娃?!没有用看我!!走位!!诶嘿!!”



“大哥错了!!!别打!!翻不过去了!!!错了真的!!!”



常规操作。



----


*越写越短甚至以后想把这系列当段子写了(????)被打)我在憋车,真的



















【杰佣】“喵一声?”

*ooc但只有奈布没有奶布

*就,看爱丽丝梦游仙境来的灵感

*最后有all刺成分

”突发脑洞

*文笔奇妙

*感谢支持!!!!!!



假如,柴郡猫给哥哥们都施了个小魔法——




1.绯鹗x感染



“你今天怎么一直盯着我看……”感染自己也觉得自己今天有些怪异,但说不出是哪里。



绯鹗双手环胸细细观察,才发觉:“……你换耳朵了?或者……换了披风?”“什么??”



后者后知后觉,伸手摸了摸耳朵——才发觉不对。



“老子变成猫了?!”“……”



“woc我不过只是睡了一觉!!”“……”



“物种都变了?!”“……”



“你说话啊别沉默着……!!”感染有些慌了,他一时间想了很多,总结着说……他有点担心眼前这人厌恶猫。



“那……喵一声?”“……”




“要不明天改过感恩节吃火鸡?”



----



2.金纹x弹簧手



“小先生,你的帽子呢?”“长了猫耳朵带不上啊,这不是很棒吗,想我家老幺一样,”弹簧手满不在乎,甚至有些说不出来的小骄傲,“它还能动哦厉害吧。”



“……等等,我亲爱的。这要是是一种寄生病怎么办!?为何你如此淡定?!”



是这么说的,金纹总是会把一件事的结果无限倍的放大……他已经准备带着弹簧手回去将那本厚重的医书再翻一翻了。



“喵……?”弹簧手试探着唤了声——



算了吧不治了哪有这么可爱的病啊。吸猫才是大事。



就在今日,与他人不同的,金纹发觉了人生真谛。猫才是宝物。



3.甜点师x忧郁蓝



忧郁蓝不喜欢猫耳朵,他想尽一切办法,尽最大努力将其藏起来。



他用绷带将耳朵一层层地捆了起来——直到它们变成了两个大包子。



好像也挺丑……算了今天还是不出门了吧。缩回被子里的忧郁蓝如是想,但他并不准备将绷带拆掉。



甜点师一如既往满脸笑容地来送东西了。



“恩……?小先生在睡觉吗……?”甜点师将今日份的糕点放在桌上……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是在逐渐把忧郁蓝喂胖。



他走过去,想帮忧郁蓝将被子拉上——


“这个是……?”“恩……。”“小先生醒着啊,能跟我解释一下绷带是怎么回事吗?你受伤了?”“是猫耳朵……今早上长出来的。”“可以给我看看吗?”



忧郁蓝终于还是解开了绷带……



猫耳朵被绷带划过,微微有些颤抖。忧郁蓝依旧是一脸冷淡,但眼中却全是对耳朵的嫌弃。



甜点师坐了下来,忍不住的朝耳朵伸出手——



“不要捏……唔……”忧郁蓝腰有些软了,全身依靠在了甜点师身上。



猫耳,真是太棒了。甜点师如是想。



4.all刺



“大哥!!!”“?!!”突然被打开房间门的刺客披风被吓了一跳,他正在穿衣服。



“大哥果然也有耳朵!!”“啊……是……是啊。有什么问题吗……”刺客试图将兜帽带上,却发现耳朵被压着生疼。



“那大哥……你……喵一声?”“什么奇奇怪怪的要求!!?出去!!”“别啊大哥喵一声嘛……”“是啊是啊!”“迟早的事,大哥从了我们呗。”“喵吧。”



刺客平生最受不了的,第一是沙雕雇主,第二是白纹,第三是弟弟们的请求。



“……就一声”



“m……mi……”



众人满脸期待——



“m——没事滚出去!!不叫!!幼不幼稚!!”“诶?!!!!!”“大哥你耍赖!!!”



是这样的了。








【杰佣】杰佣夫夫的玩梗一百条(并没有)

*ooc
*不要在评论刷“为什么xx梗没出现”,杰佣夫夫不是什么梗都能代入的
*文笔奇妙
*玩梗+十分短小注意不接受↖
*感谢支持!!!!!!!



“境泽定律”
cp:白纹x刺客


刺客来到庄园后见到的第一对情侣,是那俩铁头娃。


“你有本事撞过来啊!!你过来我就从二楼跳下去!!”“说的好像你小子跳了会摔死似的!!丑爷我怕过谁!!!”“那我也撞过去了啊!!!”“来啊!!!”



“你们是在商量谁先撞吗……”刺客有点懵,站在楼道上不知该上还是该下。


“又是这样的打情骂俏,走了走了去修机了。”莱利耸耸肩,转身离开,“萨贝达先生到时候会适应的,说不定之后你也会成为打情骂俏的一员……”


我是个刺客,莫得感情的刺客。会做这种丢人现眼的事?


若干月后——跟白纹共进晚餐的刺客,仿佛闻到了炒饭的香味。


----


“不,你不想。”
cp:金纹X弹簧手


终于还是有一日,金纹拿出一枚尴尬无比的24k纯金老爷戒在弹簧手面前单膝跪下了——


“这是我亲手为你做的,我想你会喜欢的。”“不,你不想(-ι_- )。”


“我想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不,你不想(-ι_- ) 。”


“我希望你可以嫁给我……戴上它吧!!”“不你等一等啊!!?”


最后收下啦| ᐕ)୨。


(这个梗还可以这么玩——)


“先生,我想为你做份晚餐。”“不,你不想。”


“先生,我想帮你浇花。”“不,你不想。”


“先生,我想让你帮我背个锅。”“不,你……等等?!”


----



茯:啊我好短💦

【双佣】柴郡猫:是个狼火。

*ooc
*什么狗屎标题)
*文笔渣
*主寄生(正直攻)x柴郡猫(是浪荡腹黑受),是暗恋路线吖。有杰佣(感染x绯鹗)的成分在。雷者慎点。
*感谢支持!!!!!!


众所周知,庄园里有个佣兵团。


众所周知,佣兵团里有只柴郡猫。


众所周知,这只大猫猫对他的暗鲨兄长好像有点想法……对待食物的那种。


例如有一日,白鹰都看不下去了。挡在暗鲨面前:“你不要针对暗鲨兄长……。”


“鹰哥,这不能怪我,暗鲨兄长的魅力太大了,让猫看见了就忍不住想追他。”柴郡猫一脸无所谓,猛的窜过去抱住暗鲨,“对吧哥哥!!”


“莫挨老子!!!你明明就是觊觎我的美色!!!!”“我只是对鲨鱼刺身有着强烈的兴趣!”“?!!!”


就是这样。


有时吧,这只大猫猫还会去别人家做点小恶作剧。


“!!我的鱼呢!!?怎么又不见了!!?”里奥崩溃地大喊,“大副,你是不是拿我的鱼去喂你家鲨鱼了?!”“乱怀疑人可不是个好习惯。”


与此同时——


“卧槽为什么又有人把鱼丢我门口!!!!”感染嫌弃地捡起那条鱼。感染从不吃鱼,他讨厌鱼刺……


“绯鹗!就算你是鱼鹰你也不能老是把鱼丢我门口啊!?”“???我不会做这么丢脸的事的。”


对于以上柴某的恶劣行为,广大人民群众表示强烈不满。为做出改变,集智慧沉着于一身的靓丽公狼寄生先生,被刺客披风派去和其进行交涉。


----


“……寄生哥?再过半小时就是禁足时间了哦,有什么事吗?”七点半,这只大猫正无所事事地躺在床上。


寄生来到了柴郡猫的房间,拉了张椅子坐在柴郡猫床边,做出一脸严肃的样子——虽然狼头披风挡着了对方完全看不到……


“半小时足够了。现在你认真听好:对于你总是追着暗鲨不放,做一些让人困扰的……”“等等等等!!哥哥,你是来审判我的吗?”寄生以为柴郡猫生气了,抬头,却发现还是那副笑嘻嘻的面孔……但这笑脸看着总让寄生看着不舒服。


“……算是。”“那我应该有反驳的机会吧?”“……”“我作为加入佣兵团不久的新人,我只是用我的方式来表达对哥哥的爱。”


“况且,我也没让他受伤吧——”


看着柴郡猫一脸不肯悔改,寄生生气了,脑子一热就上前将大猫床咚在床上。


“!!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的兄长!!!!你好歹尊敬一下兄弟们!!!”


意想不到的,柴郡猫好似预谋得逞一般笑嘻嘻将寄生的狼头披风摘掉——


“那么,我的好哥哥,你看你都上了我的床了,还床咚我……你是不是也该尊敬我一下对我做些什么?”


“你你……这个……这叫乱伦!!”“那又怎样,兽群中兄弟之间做这些东西又不少见大惊小怪做什么……况且我俩只是差了一个种族,性别都是一样的,多巧的事啊。”“说什么胡话!现在是我在审问你!!”“那你还一直趴我身上??你绝对是想上我。”


论嘴上开车与激怒他人,柴郡猫绝对是好手。寄生觉得自己有些心梗。


“而且你我目的都达到了,我就不必再总是追着暗鲨兄长跑了——我可没有你们想的那样馋。”“你的目的是……算了你别说了。”


----


寄生没有在时间内结束审问,因为禁足,被迫在大猫猫房间呆了一晚——不过什么事都没发生。


柴郡猫知道,只要自己变向激怒了刺客大哥,大哥便百分之八九十会让寄生来和自己交涉——于是他选择了针对暗鲨。


且以柴郡猫四处打听的结果来看,寄生百分之百会在晚七点半前后来到对方房间,而八点整庄园禁足。


这只狡猾的猫在狼踏进自己房间的第一步起,就有了如何将其强行将其拖延至八点整的一整套思路——请叫我奈·逻辑鬼才·柴郡猫·布


可谁想拖是拖延到时间了,一整晚除了被捏尾巴惩罚什么事都没发生。


“哥,你……不会……性无能……?”趴在寄生身下的柴郡猫发誓自己这一句绝对毫无恶意。


然后第二天叫都叫不出声了。


呵,狼人。

【杰佣】谈谈那个沙雕逻辑鬼才的节约理论

*ooc
*文笔奇妙
*这篇主角是绯鹗和感染√
*文章纯属娱乐
*文章中都是假的!!别真的脑子一热去喝兑水敌敌畏啊!!!!!(????不会有吧)
*感谢支持!!!!!!


最近,杰克发现,佣兵先生好像对艾玛的农药瓶很感兴趣。


每逢闲时奈布就会借来那农药瓶仔细研究上面的配料表。本来这事也没什么,探究科学也不是坏事,直到艾玛问出这么一句玩笑话——


“奈布小哥你这是要娶了我的农药瓶吗?”“也许……?”“?!”


杰克这才挂不住了。


“萨贝达!!”杰克将一大束玫瑰在奈布面前,“我哪里比不上那个农药瓶!!?”


“你他妈在说什么胡话?!!把这玩意拿走!!老子花粉过敏啊蠢火鸡!!!”奈布捂着鼻子退出好几步,直到撞上了墙。



“那你为什么对那个瓶子这么感兴趣?”“还不是裘克那家伙跟老子说的那些玩意!!!”


哈……?


----


杰克把花带出去,又把感染带到自己房间。


“说吧,那个小丑说了什么?”


——事情是这样的


就在昨天,感染看见那个平日疯疯癫癫的小丑如今一脸疑惑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沉思。这可是稀罕事。



“你怎么了?”“我,在疑惑。”“为啥年纪轻轻就秃了头的事?”“……”


然后奈布是抱着被薅秃的狼尾巴听裘克说他的疑惑的。


“你说啊,一个苹果,吃之前要洗干净吧。一杯水,喝之前要烧热过消毒吧?”“恩。”


“那洗苹果是为了什么?”“哈?为了洗干净上面的脏东西啊。”“那你会为了洗一个苹果专卖去花十分钟去烧热水吗?”“……不会。”


“那么我们都是用没有烧热,带有细菌的水来洗脏苹果的吧?但你想想,苹果的‘脏’无非就是带有农药,对吧。”“没……没错。”“那么带有细菌的水洗苹果,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带有细菌的水可以冲掉农药?”“啊……??恩是吧……”“那你说农药这么烈,是不是也可以反向杀死水中的细菌?”



“没错诶……”“是吧!!那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农药兑水!!这样是不是就可以节约水资源!!!”“对哦!!!!”


----


“就是这样……”感染坐在杰克床上,抱着自己好不容易长出来毛的尾巴说完了故事。


“……”“但是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所以我没敢试。”“庄园里有一个傻子就行了。乖。以后他在说这种东西告诉我。好了我现在出去一下。”“?去哪??”


“去帮庄园主,节 约 水 资 源。”


----

茯:别信!!假的!!别看完了有人脑子一热也去帮地球节约水资源啊!!!!(重复)

【杰佣】这个鬼屋有毛病

*ooc
*对文中大宝贝的设定戳我
*文笔极渣不喜勿喷!!
*伪现代pa
*流水账警告!!
*感谢支持!!!!!


“为什么我被打我还要被罚啊……”“不是……那个那个,就是……我不是故意吓你的……”“别生气啦💦💦来块蛋糕吗小先生?”


那么这幅万夫谢罪(bushi)的场景,是怎么出现的呢。


----


“这帮家伙怎么回事,明明是自己约我们来游乐园,结果却找不见他们人影。”弹簧手将第二个甜筒的最后一口吞下肚。


当刺客最后一点耐心也消磨殆尽,正准备带领众人先行离开时,绿纹终于来了。


“怎么只有你一个……”“干嘛穿得这么正式?”


绿纹清了清嗓子,道:“虽然我并不明白这两者有什么关系……但作为家里唯一单身直男,我被兄长们推出来来迎接各位了。简单地说,他们就是想邀请各位来参观一下金纹一手操办的鬼屋。”


……


“这……这个……我就不去了吧……哈哈哈哈”匿踪绿难得一见地站在了忧郁蓝身后。


“……你不去?”“哈哈……这个嘛……”“你真的不去……?”“bu……”“不陪我去?”“不可能不去的!!!!”


绿纹在一旁就这么看着。


呵。作呕的兄弟情。


为什么我家就不一样……


----


“你家金纹不是个作家吗……他还有建造鬼屋的计划……?”刺客扭头看向弹簧手。“我也不知道啊……搞什么东西……woc。”“规模这么宏大的吗?!”感染一惊,看着面前特高的鬼屋……就连门都特别做成了小丑脸的模样,渗人又有点滑稽。


这么一个大型鬼屋就这么立在人山人海的游乐园中,却无人问津。


“哟,生意不算好啊。”“匿踪……不要捏我,好痛。”“我我我看着这个小丑实在不想进去……白鹰你别拍照啊!!”


----


“匿踪哥你没必要吧……也没多吓人啊,只是黑了点。”感染险些笑出声。


很快,鬼屋到了头。面前有几条小道,旁边挂着每个人的名字。


“诡异,明明是鬼屋,但这一路上甚至连个骷髅头都没有。金纹是没钱买道具了?”寄生还在思考着,白鹰和感染就迫不及待地挑了一条道进去了。


“来吧!!我们帮你们探路!!”


然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寄生哥救我啊啊啊!!!!!!”


此时,扩音器里传出绿纹的声音:


“啊恭喜,目前为止已经有两名玩家因惊吓叫出声,被处理掉了——”“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绿纹慵懒的声音彻底激怒了众人,他控制两条小道关上了门,“想报仇吗?一人一条道——好就这样,自求多福吧。”


广播至此,刺客捏起拳,用力砸向墙壁,不众人也假思索就各自走向了一条小道——


----


“……卧槽你不要过来!!!!”“OK匿踪绿已被成功处理——”


“我日!?!!!”“寄生以被成功处理。”“奈布(原皮)已被成功处理。”


没有十分钟,剩下来的只剩下了弹簧手,刺客披风与忧郁蓝。


“啧……”弹簧手小心谨慎地穿过一间又一间相同的屋子,手上是沿途被强行带来的物理神器——撬棍,“又是相同的屋子吗……不对……!!!”


身前窜出一个黑影,弹簧手飞起一脚却没有踢中,反被那黑影接住了脚踝。


他眯起眼睛,仔细观察,发现对方的脑袋是一个惊悚至极的蛇头。


“?!!!!”弹簧手连退几步,靠在墙上直搓身上的鸡皮疙瘩……对于蛇这种生物,他向来是敬而远之。想到那光滑的鳞片,那分叉的信子……


“真是恶心至极……你谁啊!!”“嘶……”那蛇头人张开大口,就向他冲来。


“不说吗……别怪我不客气!!!”弹簧手举起了撬棍,就向那蛇头脑袋劈去——


----


“恩弹簧手已被处决……加油啊谁存活至最后一扇门谁就是胜利的,还请各位鬼大人不要放水哦。”


弹簧手也……忧郁蓝想着,他双手插兜,满不在乎的把玩着那颗道具骷髅头。


为什么我会一直在爬坡啊……话说好幼稚啊这东西……他们是被什么吓成这样的啊。等等前面是……


忧郁蓝发现前面有一个极其不符合氛围,粉的快要发亮的物体正靠在墙边等他。


忧郁蓝试探性的随手捡起手边“死尸”的手,向那边丢去——


“这东西真恶心……小先生,这是给我的见面礼吗?”这声音……有点熟悉……恩等等……??


“你怎么在这里,今天蛋糕店不开门吗?”“为你休假一天。”


----


“看来小蓝同学的胜负结果已分——啊都说了不要放水啊混蛋工作人员。行吧行吧4号道的刺客,你还剩下两间房间。”


“混蛋……”刺客看众多兄弟都吃了憋,心里的不爽不是一点半点……


很快,一个人影突然闪到刺客面前。


那人影台词还没说,就被刺客反手压在墙上,还被膝盖死死定住后面——这就是一名特警的应激反应。


“名字,工作,年龄,为什么在这里!说!说屁话就让你断子绝孙!!”


“杰克,模特,当然同时也是你老公,28,工作人员。”“……那你还是断子绝孙吧!!!”


----


每条通道所看到的东西都不一样,每条通道都是杰克们为每位奈布量身设计的。专戳几位害怕的点。其次——其实一个人都没有获胜。


你问忧郁蓝?啊当时剧情是这样的——


“先生,请等一下,先别开那扇门。”糕点师停下脚步,让他面对自己,单膝跪下,将手上的安全绳紧紧绑到了忧郁蓝腰间后,开了门。


“呵额……!!!?”忧郁蓝扭头一看,倒抽一口凉气。


他身后的分明就什么都没有,离地面已经有十来多米高了——他恐高。


“不要怕……”


是的。糕点师把自家媳妇给推下去了。


推。下。去。了。


----


茯:没啦👍我靠这篇写的好渣啊……死了。我来说一下众人看到了什么吧。

感染:亲眼看到绯鹗把一只(假的)狼剥皮割肉。最后还吓唬似的将那把血淋淋的刀伸过来……

白鹰:和↑差不多的剧情,他所看到的剧情是绿纹一手布置的👍

寄生:见到一只披着雾鹗的皮的鸵鸟。(?)

原皮:看见自家杰克从僵尸山之中朝自己走来……

刺客本应看到的:自己的黑历史合集播放。(是不是,很吓人。)

(被打)(写的什么狗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