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茯苓在线自闭

LOFTER认证沙雕文手

【杰佣】我长得幼不能作为我是受的理由

*为什么我取得名字都这么长
*校园pa
*高中杰(原皮)x教官奈(弹簧手)(年下注意吖)
*十分真实系列
*ooc
*文笔奇妙
*感谢支持!!!!!!!


军训,那个让人听闻生畏的名词……所谓军训,在同学们的心中无非就是凶巴巴的寸头教官以及如同晾咸鱼一般接受太阳的两面烘烤。


“咳,大家好,我叫奈布·萨贝达,之后会陪你们度过两个星期的军训……”奈布还没说完,班里就叽叽喳喳的声音就起来了。


“噗嗤这么矮……矮了一个头啊哈哈哈”“男的,说不定是受!”“学弟!不要闹了!待会教官过来就完了!”“看起来弱爆了啊哈哈哈!”“看起来文文静静的,这次军训爽呆了!!”


奈布脾气并不好,但是他怕打学生被处分:“同学们安静一下,我的确是你们的教官……”“这个是女生吧,胸好平啊。”



“我可去您的吧!!!看清楚再说话!!”奈布将那人过肩摔在了草坪上,“还有谁不服想瞎说话的给老子站出来!!我让你们体会一次特别的军训!!!!尊重懂不懂!!”


全体寂静,被摔的那位嘴碎的同学是真的尝到了苦头,爬起来也没敢说话就回到了队伍。


----


奈布这一摔震住了这一班兔崽子(甚至还带上了反向吸粉),还没来之前就听说自己这次要带的都是一些娇生惯养的少爷小姐,年级最闹腾的一个班。


这帮家伙站军姿的时候斜的斜歪的歪,甚至乎齐步走还有人顺拐。


“啧……服了你们……”奈布让同学们解散时摇摇头,“散了散了!!”随后自己走到了树荫下,将帽子摘下扇风。


一瓶冰饮贴在了脸上,奈布浑身一颤,扭头一看是班里的男生。


“教官,不夸夸我吗?”“谢谢……以后运动之后别喝冰的。”“好吧,实不相瞒,老师,我有点喜欢你。”杰克开着玩笑,想逗逗他。


“谢谢,我也挺喜欢你的。”奈布就随口一说也没多想什么,抠开易拉罐环喝了口饮料。


“恩?!!”“这么震惊?我又不是那种没感情的冷面人。”两位几乎是跨屏聊天,奈布依旧在开玩笑,某位热心同学杰先生却当真了。


算了,都这么说了话也收不回来。这教官长的的确可爱,抱着试着处一处吧的心态,杰克凑到奈布耳边:“你是503单人宿舍的吧,今晚我去找你。”


奈布教官这才发现事情好像有那么一点点不对……找我??大半夜找我干啥啊??下飞行棋??不对啊这家伙当真了?!!!


“再见小受教官,我去准备了。”


喂!等一下!!!!准备什么?!什么小受?!我日憋吓我啊!!!


----


奈布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居然真的在九点之前洗好了澡,只穿条内裤就靠在床上胡乱分析。


“还有三十分钟九点woc那小兔崽子应该只是说说吧……不对看他那样子也不想说说啊……”越想心越慌,顺手就给自己点了个烟——一时间宿舍弥漫着浓郁的烟味。


“算了不想了!!等等我好像在戒烟来着……算了算了。”


九点零三分,房门真的响了,奈布从梦中惊醒,迷迷糊糊几乎是一丝不挂的就去开门了……反正也不会是女生。


“晚上好,我去买了点东西迟到了抱歉。教官穿那么少是在勾……”杰克没说完,奈布迅速关门并扣上门栓——他家伙手里拿着的分明就是……那玩意啊。


----


“好浓的烟味。”杰克还是被放了进来,自顾自的就去开了窗。


“那你出去啊,顺便带走这玩意。”奈布靠在枕头上指了指那个tt盒子,手臂有一条明显的黑白分界线。


“呵,看什么这么入迷,我有的你也有啊。”


杰克没说什么凑过去,亲在奈布嘴唇上……


“雾草你干嘛?!”“???你觉得能干嘛,都做到这份上了……对了教官,你是初吻吧。”——


(接下来4车!!!有人想看我就写!!)(可能会咕(被打)









woccc一不留神快两千fo了💦!!!!

亲爱的们想要什么福利💦💦👍

【杰佣】姓杰的你又抢老子的课!!

*校园pa(物理杰x语文奈)
*杰佣
*ooc
*文笔奇妙
*感谢支持!!!!!

“诶!?杰克老师你又占语文课!!!”同学们有些不满,看着讲台上那个瘦高的斯文败类。

“不是占用,是交换——”趁大家不注意,黑板已经有了满满一面板书,“好了,天花板有我好看吗?点名了……”

----

“啊啊说是交换!结果奈布老师就从来没有上过和他交换过来的课嘛!!”“就是就是!!就算萨贝达先生把课程上完了……但我还是想看萨贝达先生上课的样子啊嘤嘤嘤”

“哟呵,一口一个‘先生’叫的到是挺欢啊——”威廉叉腰看着两个发牢骚的家伙,“交换嘛,一物换一物……”

“就是嘛!!杰克老师明摆着是霸占!!!强抢!”“我真的不想再听杰克老师的课了真的好枯燥……“诶,等我说完——”威廉弯腰悄悄说,“一物换一物,这个‘物’是不是一个东西嘛,不一定哦……”

-----

这是下午第一节课,又是杰克——

“?!”“等等这节明明不是物理课?!!”“老师你清醒一点不要走错班了啊!!”“您都上了三节了啊赶不上课程也不能这么赶吧呜呜呜!!!”“我都替您累……”

面对失控的同学们,杰克刚清了清嗓子……结果奈布就已经站在了门口。

“怎么回事,吵吵闹闹的算是什么教室?要不带你们出去跑两圈先冷静一下?”奈布径直走上讲台,将课案与U盘放下,“你们杰克老师这节是第一次以听课老师的身份进入教室,这么不欢……”

话未说完,掌声雷动——

奈布好像憋不住了,用文件夹当了挡脸,偷偷笑出了声。

“妈吖你看到了吗老师刚刚笑的也台可爱了叭!!!”“我我我看到了!!第一次见到先生这么笑啊!!爱了!!”几个成团的女生叽叽喳喳,却被路过的杰克一个护食般的眼神打住了。

“上课好好上,别老想着抢人。”

----(上面没了,下面是学生日记)

xxxx年x月x日

今天发生了点奇妙的事。

物理老师上课上到一半,语文老师迷迷糊糊地来了……好像刚睡醒。

“???你抢我课!!??咱们这次没有换吧……”“小先生,这里是一班,走错了……”“……你继续……抱歉。”

卧槽台可爱了吧奈布老师什么珍宝啊!!!!而且!!姓杰的叫奈布老师小先生啊!!杰奈!物x语!!爱了!!!

----

茯:是……真实改编。

肥啾蟑螂鼠

*ooc
*皮的很
*文笔奇妙
*感谢支持吖!!!!!!


“卧槽啊啊啊啊啊有白毛怪物啊!!!!!!”


一声惨叫划破凌晨的寂静,它来自半夜去厨房偷东西吃的弹簧手。


“干什么!?!”“发生什么了!!!!”“弹簧你没事吧?!”


穿着睡衣或裸着半身的一帮人手拿各异武器冲进厨房,却只见到乱糟糟的锅碗瓢盆,大开的冰箱以及跌坐在地的弹簧手。


“刚刚……那是……那是……”弹簧手颤抖着指着冰箱,那里的食物已经被洗劫一空。


“怪物啊!!!”


----


看弹簧手吓得不轻,为了排除顾虑,众人几乎是一夜没睡。


“小老弟你怎么回事啊……哈欠……”感染实在撑不住了,下巴搭在寄生肩头眼睛半眯半睁的。


“你究竟见到了什么……大半夜的叫成那样,有没有一点佣兵的基本素养。”“大哥你就别拿这东西说我啦!!昨天我真的见到一只白毛的眼睛发蓝光的蟑螂鼠在那里翻箱倒柜!!!你们一开灯他就不见了!!!”“蟑螂鼠……”“噫惹……”


众人纷纷对视,此时忧郁蓝从厨房出来了,将一东西递给了匿踪绿。


那是一根白色羽毛,也不知是不是幻觉,匿踪甚至可以从上面看到微微的蓝光。


----


这证明弹簧没有说谎,那么真像他所说“一开灯就不见了”的话,这怪物怕是难以抓到。


为了让弹簧手安心睡一觉,能参加好第二天的游戏……大家把他塞到了金纹那边。


“你们真的是想让我好好睡觉吗?!!?”


-----


来都来了,不趁机做点什么实在不是金纹的风格。


“嗯……哈啊……轻一点……”“不要了……嗯?”


就在这时,弹簧手扭头一看……又是那只怪物,他抱着一颗圆溜溜的看不清的东西正站在两人床边……不细看特别像骷髅头。


“金纹救我啊啊!!!!!!!!!!”


----


金纹从没有被弹簧手抱得这么紧过,也不知道弹簧手原来能叫的这么大声……


这回两人都看清了那个怪物,白毛蓝眼,还有一张极尖的鸟嘴。


这一次杰克家的人也一齐找,却任然没找到,只是这件事在庄园里被大家传的越来越火……现在甚至有人画起了那只怪物的拟人与弹簧手的同人……。


----


“好了好了,大家过来。”一日,刺客披风走入了众人皆在的佣兵团会议室,后面跟着个白色人影。


“这是我们的新人,白鹰之舞。”


白鹰也不说什么,想众人友好地鞠了个躬,唯独不敢看弹簧手一眼。


明艳红十分自来熟地拍拍白鹰的肩膀,拉着他就添油加醋地讲起最近特别火的“白毛怪物怪谈”,还要他小心……


白鹰:委屈的跟个三百斤的肥啾.jpg


“嗯??你怎么啦?”明艳红问道。


----


“那个怪物是你?!!?!!!”


才不是蟑螂鼠……你们全家都是蟑螂鼠……我可是山头最靓的鹰!!


“那……那当时你为什么会在金纹房间?!那个骷髅头是什么?!!”


“那是白鹰看之前把你吓得不轻,过意不去半夜找到你想和你道歉,谁知你和金纹大哥在……。那个‘骷髅头’是白鹰给你带的特产果子哦。”雾鹗揉了揉白鹰啾头。


“是这样啊……”“?!兄弟你什么时候来的?!!那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晚上会在厨房吗?!”


“我……在追捕一只老鼠。无意来到这里……然后太饿了。”


----


关于自己对白鹰之舞的人设:捕获猎物的速度极快,盯上了就不会再换目标,雇主改变主意也不换。喜欢将目标叫为老鼠。十分聪明,懂得用各种小道具达成目的。沉默寡言和忧郁蓝有的一拼,但是本质极皮,非常皮,试图拔雾鹗和绯鹗的领子毛毛做个双色鸡毛掸子。

【杰佣】土味情话怪

*ooc慎重
*灵感来自和一见面就忍不住说土味情话的靓丽姬友
*文笔奇妙
*私设有手机
*感谢支持!!!!!


“幸运,帮我洗个东西吧。”


“可以啊,洗什么?要苹果吗或者是……”


“喜欢我。”


金纹看着班恩与幸运儿的酸臭记录,似是学坏了,仰头盯了天花板好一会——下了决心。


----


“弹簧手——”“恩?”


“就……帮我个忙,洗个……”“?自己洗!!懒成什么样了你!!!”“????不是就……啧……”


结果是金纹自己为了圆场拿了个苹果走了。


只是一次失利,金纹也不可能就此放弃或绝望,于是他再次上前——


结果是他一个人顺走了佣兵团里的所有水果。所有的。


----


“这位大哥什么毛病。”目睹着金纹把不知来头的水果一个一个往回送的绿纹终于是忍不住地毒舌吐槽。


“也许,兄长是失恋了吧。”“你需要的仅仅是一杯葡萄酒。”“或许又是一块点心。”“坐下来读两本书会让你安静下来。”“实在不行,兄长,我可以帮你理个发——”


金纹:为何我拥有一帮魔鬼兄弟……


----


蝠鲼大副是首先得知事情原委的人,然后强烈的好奇心使他找到了那只暴躁鲨鱼,想看看他的反应。


竟然做,就要做到新颖。他当然不会用同样的套路去戏弄那只鲨鱼,他难得没有叫暗鲨“鱼苗”:“暗鲨,冬天到了,不如喝点什么……”“?????你终于傻了???现在夏天啊老哥???”“……配合一下。”“?行呗,但我不想喝什么。”“……”


蝠鲼:我为什么会傻到跟他玩这个。


----


事情来来回回一弄,旧装杰与糕点师也知道了这件事。


“奈布。”旧装杰突然站在小巷子里躲躲藏藏的旧装奈身后……

“woc我不是我没有我不是想偷偷接单子大哥饶了我!!!!!”“……”“什么啊是你啊……你怎么找到我的啊??”“你整天跑在我的心上,所以我能一眼认出你。”

旧装奈一愣,拉低兜帽:“说……说什么鬼话……鬼才要跑在你心上。你在过来我我!!扇你了啊!!!唔……别……”


----


糕点师满怀信心来到了佣兵团,刚好就遇上了跟着匿踪绿准备外出做任务的忧郁蓝,于是顺势就将他拉了过来。


“就……在下想跟你说点事。”“恩。”“前日在下好像盐吃的有点多……”“恩。”“咸着有点……”


“……算了。你过来,我跟你说点事。”


糕点师轻轻付下身,却不想被忧郁蓝直接亲在眼尾处。


“我讨厌这种东西。蛋糕……就够了。走了,回见。”


----

茯:明天开始晚自习真的要嘤嘤嘤了。

【all佣】对于这只奶狼啊,大家可是操碎了心。(30)

本文又名《寄生的奇妙历险》
*ooc
*文笔奇妙
*感谢支持!!!!!


点我看前文后续


“这酒……对于他们好像真的太烈了……”“恩……为何你无事?”范无咎有些困惑,在不怕死外加好奇心之下尝试过两鬼带来的酒后耍酒疯的众人中,只有萨贝达一脸好笑地看着他们。



接着一声脆响,奈布一巴掌扇在了萨贝达屁股上:“唔……美女,今晚……”“您老清醒一点……看到了吧,”萨贝达转头,“滴酒不沾就是为了喝醉后的他……万一真拐了个母的回家多尴尬。”



按理说,喝酒的都是经历过风雨的成年人/狼了,酒量也不会太差……只可惜宿伞之魂从家乡带来的白酒太烈,才导致众人变为了五杯倒。



目前的大家哭的哭抱的抱,宿舍怕是回不了了,于是他只能架住奈布前往宿伞的屋子里让奈布冷静一下。



又一次来到这里,这一次,萨贝达才得以仔细观察这边的环境。



“话说你两枕头是真的硬……睡着不硌的吗。”萨贝达托腮,看着被强制性放倒在床上怎么翻身都不舒服的奈布。



“这是瓷枕,自然与尔等的布皮枕不同。”



“那就没法在床上玩什么了吧。”



“……”“……汝的意思是……”



“枕头大战这种游戏,会死吧。” 两兄弟松了口气,他们还真的怕眼前这人突然就开起了火车:“恩……。”“会当场去世,死相极惨的。”



“而且%#@*的时候也不方便……”



“是……等等汝方才说什么!!?”“光天化日怎可说这些?!不知羞!!”两鬼仿佛是可以透过狼头看到在那之下的不屑的神情。也不是不知羞……但对于之前混迹在野兽之中的他对于这种事好像已经习惯了。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难道……你两没那个经验?还是说……”



不得行,这个绝对不得行……被一只乳臭未干的狼嘲讽性方面。



“汝不要胡说八道!!”“打一架!让你看看吾等究竟有没有那方面的能力!!”



看着恼羞成怒的两鬼,萨贝达玩心大起:“证明性功能为什么要打架啊……况且这不公平!你们两个人!都是监管——除非你两不带伞和铃铛!空手和我打。”



----



这三人又回到了众人喝醉的地方,此时大家哭诉的也抱团回房哭诉去了,有恩怨的也在酒后差不多化解……除了里奥和弗莱迪,他们又去夕阳下奔跑回忆青春了。



这里,就留下了酩酊大醉的小丑和一头差不多神志不清的鹿。



----(小剧场)

萨:我好像还是有点吃亏。
范:?吾与兄长皆不持武器,小狗汝还吃什么亏?
萨:啊你们那边的人,不都是会什么……轻功?就踩墙起飞的那种,还有什么隔空打人……乌鸦坐飞机什么的。(误解极深)
谢:汝在说什么胡话……还有最后那是什么!?!

【杰佣】基♂情♂口♂香♂糖

*玩梗沙雕文,梗源空间,太久远了我实在找不到原作者了qwq
*文笔奇妙
*ooc
*感谢支持!!!!!!


最近,佣兵团中总是一脸冷淡的忧郁蓝爱上了口香糖。这几日外出觅食时,他总会提回一大袋五颜六色的口香糖……


“蓝哥,你这样吃下去牙齿会坏哦。”弹簧手将一颗混入口香糖的泡泡糖丢入嘴中,吹了个泡泡。


“恩。”忧郁蓝平平淡淡回了一声。其实口香糖上瘾的契机是因为那个杰克家的糕点师,他总会将自己制作小甜点与几块口香糖一并送来。


可惜,忧郁蓝从来没对那几块花里胡哨的蛋糕感兴趣过,解决它们的向来是匿踪绿,而他反而会把作为“付赠品”的口香糖吃光。


每次吃掉那甜点师所送的口香糖后忧郁蓝总会觉得身体有些燥热不安,有些兴奋……对于这种新奇的感觉,他很喜欢。


于是他开始用佣金购入各式各样的口香糖,却从来没有买到过如同糕点师送来的口香糖让自己有同样的兴奋感。


碍于面子,他又不想直接当面要……于是——


----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是理发师来开了门。


“恩?弹簧?有什么事吗?”闻言是弹簧手来了,金纹来的那叫一个快。


“我是来找……”“我来了,不用找了——”“金纹兄长真是热情似火啊……”“??老哥清醒一点我不是找你。”


哦豁。


理发师无视难过到险些升华的金纹,先让弹簧手进去了:“先生要找谁?”


“恩……穿的十分骚气的就是他……长得都差不多啊……”弹簧手扫视了一圈,“啊!算了!!就是你了!跟我来一下!”拉走了绯鹗。


----


那个有耐心做出精巧糕点的当然不是绯鹗;结局是第二天第五快报上登的一则新闻:震惊!某家族掌权兄长竟将自己兄弟殴打至秃!原因竟是因为佣兵团的这个人——


“放开我我要咬死这逆弟!!!!弹簧你说你带那只火鸡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新闻!?!”要不是被寄生和暗鲨死死拦着,死脑筋的感染也许就扑上去了:“??冷静一点好吗!我相信弹簧手不会做这种事的……!还有逆弟是什么啊?!”


又是一口钢丝球都难搓干净的大黑锅……弹簧手委屈,弹簧手腰特别疼,但是弹簧手不说。


弹簧手自然不愿再帮忧郁蓝这个忙了,于是他又找到了另一位——热心市民暗先生。


“暗鲨,帮我个忙——”


----


这次来开门的是蝠鲼……一开门就是自家正主,不得不说,暗鲨真是反向幸运呢。


“小鱼苗?你来做什么。”“都说不要叫老子小鱼苗好吗盘子鱼!!!!”“?!你再说一次!!”“胖子鱼!!!盘子鱼!!!”“来吧干一架!!!上次没弄死你真是可惜!!”


于是,第二天的快报:“两男子竟大打出手,原因你一定猜不到!”


----


“你幼不幼稚……竟然因为称呼跟他打。”绿纹带着一丝轻蔑看着蝠鲼,又道,“这两天佣兵团那边究竟在干什么……总是过来找什么……你们谁拿了什么东西吗?”


“没有。”“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拿。”


“排除一下,刺客来过了,弹簧来过了,匿踪寄生或者是暗鲨明艳也都来过了……那就剩那个蓝衣的孩子。”“忧郁蓝吗……应该是他丢了什么吧,放不下面子过来问结果让兄弟们过来。”“那位先生不是你的……”理发师看向正准备出门给忧郁蓝送东西的糕点师——


----


“到底怎么回事……”一个佣兵团的人几乎都围着忧郁蓝。


“大新闻搞得也太多了……也该说一下了吧。”刺客双手环胸,一脸严肃。


忧郁蓝有些愧疚,递过一块口香糖——


“——浓情口香糖……?”“这名字听起来怎么怪怪的嗷……”“就是……这谁给你的?”“杰克。”


……


“等等woc!!我想起来了!!!!”弹簧手接过那口香糖,“这东西放过可以用某些特别渠道得到的合法催情剂!!!这东西放的剂量少,体质特殊的吃了会感觉很兴奋……”旧装在一旁附和:“我见过这东西,之前做任务时有个雇主给我塞过这个……还好我偷偷吐出来了。”“什么!?你又偷偷去做赏金任务!?!好好养伤啊混蛋!!”“怎么这么不听话!!!”“你不做又他妈不会少你什么吃的用的!!旧伤发作怎么办!!”“就是啊哥哥!!”


“等等重点不是哪个杰克给小蓝塞的这东西吗?!”


目光又重新回到了忧郁蓝身上。


“糕点师……。”他有些犹豫。


“这……挺好吃的啊……”


----


茯:吃上瘾什么的有些可爱是吧嘿嘿

完了,下周开始晚自习了……我要成为周更写手了🙉🙊

【杰佣】庄园对大家关于杰佣夫夫的瞎几把问

第二弹——!!!(据说有人想看w)
*ooc
*文笔奇妙
*题目自创,可以自取,但请跟我说一声。
*感谢支持!!!!!

【前十问在这里】

11.对攻方的第一印象是,后来发现其实是——?

幸运儿:客观的回答,其实很凶残,毕竟是雾都开膛手……但是真人见面之后却又让人感觉很有吸引力,很可靠。总之希望杰克先生能对奈布前辈好点吧。

美智子:身高与面孔来看应该是个受女孩子喜欢的男人吧,后来发现其实不仅仅止受女孩子喜欢——还有男孩子。

12.对受方的第一印象是,后来发现其实是——?

玛尔塔:强硬,高冷,腼腆,闷骚,能力极强,不好惹……后来发现第一点与后两点都对,就是这个男生其实挺幽默的,有他的笑话在我们都不用开空调了。

里奥:奈布那小崽子的第一印象?……大概就是未来应该会被溜得怀疑人生吧。没错是没错,可总是边回头嘲讽边残血撞在我的娃娃身上。

13.他们有那点让你觉得有一丝羡慕的吗?

凯文:为什么又叫我来?!羡慕啥啊一点都不羡慕!!!!不羡慕!!!老子迟早会有女朋友的!!!叫我回答这题就是在针对我吧?!!

范无咎:有啊,比如……杰克前辈经常会主动找那个将吾摄魂铃拍墙上还问为何不反弹的家伙,而不是等着让那家伙去找自己。(抱怨ing)

14.给你一个机会,做一件/说一句你之前不敢对他们做的事/话。

艾玛:我第一眼就觉得奈布小哥脸白白净净的,所以有那个机会的话,我想偷偷在他耳边别朵花!

裘克:当着那伪绅士的面放飞这个溜过我三圈的家伙……那家伙表情一定会贼棒,毕竟我丑爷也不是什么魔鬼~

15.他们换上另一件衣服的话同屏出现时,你觉得是?

特蕾西:……之前见过杰克先生的绅士派服饰,狂野派服饰,也见过他的甜蜜派服饰,守旧派服饰……我觉得没有什么是他征服不了的服饰了。硬要说的话,我觉得杰克先生会挑战他没尝试过的派系——比如女装。?

班恩:我们隔壁“营养师”里的服饰风格我觉得奈布那家伙应该会很合适。

杰/奈:我们不是我们没有你们瘪瞎说啊。

16.他们之间那件事最让你感到奇怪?

海伦娜:是因为决定由谁下厨而吵架冷战的那次吧……结果最后是厂长先生为大家做的。

哈斯塔:啧……为何又来找吾。吾只奇怪那个弱小的求生者为何没有想过在杰克面具上添点什么东西。

17.两位有让你产生什么困扰吗?

(这次没有求生者回答)

裘克:你们以后吵架再他妈把我放中间我就把你两撞成按都按不回来的那种腰间盘突出。

瓦尔莱塔:动静小一点啊!女生宿舍都听到了!!我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

里奥:吵了架不想做饭就让我来,不要做什么奇奇妙妙的仰望星空派祸害大家……

范无咎:笑归笑闹归闹,再拿错吾的东西就带你去见阎王大人。

美智子:请不要再让妾身做什么心理导师了,妾身真的心好累……

18.说说他们醉酒后的样子吧?

瑟维:不是萨贝达闹着要抄军刀和杰克干一架然后被♂压就是萨贝达吵着要给杰克面具画笑脸然后被♂压……不过我还真没见过杰克喝醉的样子。

班恩:没见过杰克醉的样子,他每次喝酒的量都不会超过一个高脚杯;但每次那小子喝醉都会出事,虽然最后都是标准结局。

19.请说一下两位初次见面时你所看到的。

克利切:那时候杰克带着面具带奈布参观庄园,奈布一言不发跟在后面,好像很高冷的样子;但我其实看到了奈布眼中想用笔在杰克面具上添张嘴的渴望。

20.两人最危险的一次?

艾米丽:薇拉小姐说过杰克给奈布不小心注射过小半管的麻醉药,那可是我之前在包中翻到,特地调配的兽类麻醉剂。

瓦尔莱塔:那小子真是……命大啊……

【杰佣】庄园对大家关于杰佣夫夫的瞎几把问

*又名:《全庄园都在为他们助攻》
*ooc
*问题都是原创的。
*文笔奇妙
*感谢支持!!!!!!

1.夫夫双方的名字。

威廉:我的好兄弟奈布和一个监管者杰克!
裘克:那就是个伪绅士!!成天女士女士地叫结果下手比谁都狠!!

2.谁攻谁受?

克利切:那货可是把监管者溜得叫爸爸的求生者,怎么可能会被压着。
里奥:上次那个让我们叫“爸爸”的求生者晚上喊的那叫一个大声。

3.对他们各自的看法。

艾玛:奈布小哥很可靠!而且勇敢!每次他都会帮我挡刀!
瓦尔莱塔:用生命来皮的家伙!

4.有见过他们吵架的场景吗?请描述一下。

特蕾西:见过见过!那时候吵的可凶了,还打了起来!奈布的弹簧特效和杰克的金纹特效混杂在一起,很浪漫的样子!
美智子:妾身听说,那次吵起来是因为家具的问题。奈布先生觉得直接睡硬板床好,杰克先生觉得那太硬了,睡觉的时候会磕碰到。
特蕾西:?为什么睡觉会嗑到??原来奈布的睡姿会那么凶猛吗……?

5.一方有因为什么被另一方惩罚过吗?

艾米丽:这……我见到奈布的时候他手上挺多勒痕的,不过应该不是惩罚……。
裘克:有啊当然有,有次杰克那家伙被直接提出门跪了半个小时哈哈哈!还有啊,本来这两人总是腻在一起的,结果第二天早餐的时候把丑爷我搁中间了……尴尬的一批,但是看到那两人的表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艾米丽:那次是因为什么被踢出来的?
裘克:那伪绅士用命皮,去庄园主那买了假血在家装死,戳到那家伙的心口了呗~

6.这对夫夫之间的小事有什么让你觉得奇妙的吗?

凯文:这什么鬼题……我可是纯种直男为啥会被拉来答这种题啊……
谢必安:并无,两位一直十分恩爱。

7.他们做过最让你震惊的事是什么?

薇拉:大概就是奈布生病了,然后杰克先生毫无常识的把一针管抗生素和半针管麻药给奈布全注射进去的事了吧……有时候军人的体格真的能让奈布保住一命呢……
班恩:奈布经常在监管者宿舍这边暂住;为了安全起见,夜晚时我们的武器通常会集体放在一个地方,然后有一次奈布没看清随手抓了个大致相同的东西就急匆匆跑了,我们到现在都还记得摄魂铃拍到墙上的那声脆响。

8.他们让你感受到最大的惊吓or惊讶是?

莱利:他们公开在一起的那天我差点吓的把地图撕了……
班恩:两个阵营不同的人都还能在一起那么久我就已经很惊讶了。

9.希望他们改进哪点?

菲欧娜:希望他们不要打架以及吵架,我预见到了,那两位大人在今后还会一起走很远很远。
哈斯塔:与吾没有关系。别妨碍到吾就是。

10.给他们美好的祝福吧!

玛尔塔:奈布!加油!我相信你迟早能把那家伙压在身下的!
裘克:你再说什么胡话……
玛尔塔:(金枪警告.jpg)
裘克:新婚快乐老流氓!!(求生欲极强)